南方网> 梅州新闻

梅州兴宁扶贫干部陈文金:生命定格29岁,入院前一分钟仍在工作

2018-12-28 17:51 来源:南方日报

“在乡镇基层,很多时候,群众可能不认可某个理论,但他们可能因为你这个人而在某些问题上作出一定让步。这是感情的力量,有血有肉的心灵沟通!”某次工作总结中,陈文金如是写到。

10月26日,工作到晚上9点,填写完全镇公务员工资表后,陈文金在家人劝说下来到医院,第三天晚上,在重症监护室里,因急性败血症,他永远离开了爱他的父母、他口中“心灵沟通”的群众以及刚刚向他打开的美丽新世界。

1989年出生的陈文金年仅29岁,出生贫困家庭的他对农村贫困有着切肤理解。大学毕业,他原本可以留在广州工作,最终因牵挂家乡亲人而重回兴宁农村。今年调往繁重的财务工作岗位后,原本已可以不再参加扶贫工作的他坚持回到驻点村。

“他说他答应群众要帮助他们在2020年脱贫,他不能半途而废。”回忆起陈文金的一言一行,刁坊镇驻省定贫困村河塘岭村工作组组长刘春苑不停抹眼泪。“宁愿每天加班加点完成日常工作,也要坚持扶贫工作。”

陈文金(右三)与贫困群众在一起。(资料图片)

坚守扶贫工作到入院前一分钟

一间破败的房子前,穿着红色衣服的陈文金虽然站在一群人的后方,依旧显得特别“醒目”,他的身边站着一些扶贫干部和贫困群众。此时的他脸已有些浮肿,眼睛也因为浮肿而难以睁开。这是陈文金留下的为数不多的照片。

“他外表很斯文,但是却是个很热心、很热情的小伙子。”作为驻村工作组组长,刘春苑已与陈文金共事三年有余。谈起陈文金,刘春苑一边捂着胸口控制情绪,一边抬起头防止眼泪掉下来。“他离世前六天,我和他还一起到村子里走访贫困户,离世前三天,他还和我交流驻村工作,怎么就这样走了,太年轻了,太年轻了。”

每周二是刁坊镇驻河塘岭村工作组走访贫困群众的日子。10月23日,那天是“霜降”节气日。一如往常,工作小组一行走访了几户贫困户,了解他们一周以来的生活情况。“我还记得他对着包户的精准贫困户王美燕说,让她安心工作,孩子的上学问题他会想办法解决。”

两天后,陈文金来到刘春苑在镇政府的工作室里,与她商量后天的党支部活动以及贫困户王美燕家里情况的解决办法。“他当时还好好的,还与我开玩笑,让我第二天调休好好休息。真是没想到。”

收到陈文金去世的消息时,是10月29日上午10时,当时,刘春苑与镇干部正在开会。陈文金的直属部门负责人,刁坊镇财政结算服务中心主任饶远华手机响了起来。他低头查看短信,手一颤抖,手机掉在地上,引起了参会人员的注意。短信是陈文金的父亲发来的,上面写着:饶主任,不好意思,陈文金昨晚永远离开了我们,他只能请假,不能去上班了。

“震惊!十分震惊!”饶远华是刁坊镇与陈文金共事的同事中,最后见到他的同事。周五下午陈文金在兴宁市财政局参加完培训会,5点多回到镇上,他们一起讨论工作事宜,6点多下班时,饶远华还嘱咐陈文金周末抽时间完成工资表,周六与他一起到刁坊镇农信社谈业务。“工作实在太多,临近月底工资表需要尽快完成,只能要求他周末加加班。”

虽然周末两天时间,但陈文金并未拖延。回到家吃完饭后,他就回到屋子里工作了。期间他出来与父母说他肚子很痛,父母劝他去医院查看,但他坚持要完成工作。

“这两年来,他经常拉肚子,我们不敢掉以轻心,所以劝他去医院查看,但他坚持要完成工作。”在陈文金去世半个月后,陈文金的父母来前往在东莞工作的女儿家散心。电话中,父亲陈新宏数次哽咽。“晚上9点多,完成工作后,他才到医院,打了点滴回到家后,情况没有改善,兴宁人民医院让我们去黄塘医院看,我们连夜赶到黄塘医院,这一去他就再也没有回家了。”

没实现帮群众脱贫誓言坚持不离开扶贫工作

刁坊镇河塘岭村是省定贫困村,距离刁坊镇政府西南部1.2公里。桂楠是广州天河区发改局原驻河塘岭村扶贫工作队队长。在扶贫工作中,桂楠与陈文金总是形影不离,在所有认识他们的人眼中,他们是无话不说的好兄弟。

“很吃惊,也很难过。”为了照顾妻儿,桂楠已回到广州工作。得到消息时,已是文金离世的第二天,他完成当天工作,连夜赶到兴宁参加葬礼。“他的人生才刚刚起步,他就离开了。”

桂楠刚到河塘岭村工作时,因为不熟悉风土人情,听不懂客家话而感觉十分孤单,是陈文金带着他熟悉村里情况,购买生活物品,充当他与村里老人之间的翻译。“我们是同龄人,有许多共同话题,正因为他的帮助,我迅速适应了这里的工作,并在工作中结成挚友。”

在桂楠的印象中,陈文金对基层工作积极负责而充满热情。他的工作总结在体现群众工作时,总是饱含深情。“在乡镇工作的日子,每天都要直接面对群众,对于他们,要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。”“善于倾听,先让群众倾诉完自己所要表达的东西,再富有感情的去做解释说服工作。”……

此前没有任何村级产业的河塘岭村,多数村民选择外出谋生,村里仅剩孩子和老人驻守。为了帮助村民脱贫致富,扶贫工作组出了许多主意,最终确定发展枸杞叶种植。“因为梅州人喜爱喝三及第汤,枸杞叶市场很广,且我村环境适宜种植枸杞叶。”河塘岭村支书刁强华说,在基地建设初期,部分村民不愿交出自己的土地,推行十分困难。不少村干部想打退堂鼓。是陈文金给予村干部鼓励,“他说这点困难就退缩,扶贫工作还怎么做好。”

陈文金和驻村组成员每日不分白天黑夜走访群众,与他们说明发展产业对他们脱贫致富的好处。今年3月,60亩枸杞叶产业基地正式动工,今秋已有了收成,不少村里群众看到基地有收成后,也主动要求加入。“如果不是陈文金和扶贫工作组,这项产业难以进行下去。之后我们要逐步扩大,可惜他看不到了。”刁强华轻轻叹了口气。

陈文金负责11户贫困户,驻点直联100户农户,王美燕家是他帮扶的贫困户之一。王美燕的丈夫去世早,女儿在小时候因车祸失去了右手,而今年7岁的儿子刚上小学,家里十分困难。“陈文金真是好人啊,他本来让我去枸杞叶基地帮忙,赚多一份工资,但我已经在他们介绍的电子厂工作了,还要照顾孩子,兼顾不过来。”王美燕说,每次遇到困难,打电话给陈文金,他一定第一时间赶到。

今年7月,陈文金从镇安监办调往镇财政结算服务中心,原本已不需要再下乡扶贫的他坚持参加驻村工作组的工作。“他特地嘱咐我们下乡一定要通知他,他说没有兑现帮助贫困户脱贫的誓言,他坚决不离开工作组。”刘春苑说。

年轻的“老党员”心里总装着群众

桂楠眼中,陈文金是个乐观而积极向上的人,对于认定的事情十分执着。

去年有一段时间,陈文金时常拉肚子,在市里医院检查不出任何问题,于是到省级医院看病,住院一个多月后,陈文金再次回到岗位。因为吃了富含激素的药物,陈文金肚子鼓胀,脸部肿胀,脸上还有许多红点点。

同事们因为心疼虚弱的陈文金,劝他再休息一段时间,但陈文金总是笑嘻嘻地说:“没事没事,村里工作多,休息多了给耽误了,群众不能按时脱贫,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。”虽然心里不免有疑问,但看着陈文金强装着精神,热情参与工作中,也就继续支持着他的工作。

此次回到工作岗位后,陈文金虚弱到无力握住方向盘,一段时间里经常是其父亲陈新宏接送儿子上下班,虽然心里十分心疼,但依旧劝不住儿子。“他心里总是惦记着工作,回到家里也是埋头工作。没有时间谈恋爱,这真是极遗憾的事情。”

“虽然你们比我早参加工作,论党龄你们可比不过我,我也算是老党员了。”陈文金的这句话让饶远华印象深刻,他说陈文金总是以老党员的身份,请求承担更多工作。“他与镇政府同事关系都很好,不少部门争抢着要他。”每当周末和节假日时,一些同事回到镇政府加班,总能看到陈文金默默地在办公室里写材料。

从广东技术师范学院大学毕业后,本可以留在广州工作,他却选择作为省选调生,回到家乡服务基层。去年,追求上进的陈文金选择继续深造,报读华南农业大学农村与区域发展专业的在职研究生。明年即将拿到研究生毕业证书的他,对工作已有了新的规划,憧憬着美好的未来,生命却在此时戛然而止。

刘春苑至今仍未从震惊和悲痛中走出来,陈文金刚离世的那段时间里,她总是辗转难眠。“这么好的一个小伙子,就这么走了。离开了爱他的父母和同事,离开了他规划好的美好未来,离开了还没兑现承诺的贫困户。”说着说着,刘春苑眼泪流了下来,她抹抹眼泪说他们驻村工作组将带着他未完成的梦想,继续做好扶贫工作,帮助他兑现诺言。

【来源】南方日报

【全媒体记者】张柳青

【通讯员】王春霞 肖维

编辑: 马吉池

相关新闻
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- 网站地图- 广告服务- 诚聘英才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- 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0-87373397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